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朱華榮:傳統車企和造車新勢力誰不改革、誰不轉型都會死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5月10日 22:47   北京新浪網

長安汽車總裁 朱華榮長安汽車總裁 朱華榮

  5月11日-12日,第十屆中國汽車藍皮書論壇在北京舉行。本次論壇的主題是“夢想與焦慮”,重點探討汽車四化大潮下,汽車產業在新的歷史機遇下時代的夢想和個體的焦慮。新浪汽車作爲論壇的獨家戰略合作媒體進行了視頻直播和圖文報道。以下爲長安汽車總裁朱華榮的演講實錄:

  各位早上好!我今天的演講主題是“以創變應萬變”。

  當前汽車行業面臨很多問題,今天這個主題也很有意思,“夢想與焦慮”。

  大家剛纔已經說到爲什麼焦慮,我再補充一點就是,因爲你有夢想所以你才焦慮,而且你有遠大的夢想。我們過去是跟隨,而走到今天,你是可能與世界汽車產業在並行,而且有的領域你在引領或者在超越,這個時候其實你看到前面沒有成功的道路,這個時候你自然就有很多不確定性,其中的不確定性和你遠大的理想就構成了你對未來的焦慮。

  所以我認爲,這就是我們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是一個非常積極的焦慮。

  同時我們也看到,焦慮都一樣,誰也跑不了,也躲不過。但,是我認爲汽車的夢想遠遠大於焦慮,而且夢想是治療焦慮的良方。

  當前我們之所以焦慮或者說面臨一些問題,我認爲主要是有幾個新的問題擺在我們面前,或者說把我們的焦慮擴大了,是哪幾個問題呢?就是新時代我們面臨的新挑戰。

  挑戰一,政策環境變化的不確定。

  中國發展到今天參與到國際上衆多領域的活動,無論是政治、地緣以及貿易、國際經濟等等,而這種參與必然會帶來國際社會對於中國政策、對於國際環境的變化,這些變化現在都在影響着我們。

  前面川普發佈說要退伊核協議,很多企業焦慮了,因爲我們很多企業花了近10年在伊朗佈局,後面怎麼辦?這就是焦慮。

  如果沒有我們參與國際社會、沒有國際政治、經濟這些變化,就沒有這個焦慮,從更大環境而言,國際社會在影響着我們中國的汽車企業。

  第二個我們看到,習總書記在博鰲論壇裏談到,我們要更加開放,我們會把股比放開、關稅下調。

  發改委緊鑼密鼓的做了發佈,新能源、傳統汽車等等。這些政策的後面其實還有很多細節不確定,政策也沒有確定,會帶來整個格局發生變化,可能我們每個企業也還沒有把各種路徑、方案想清楚,所以我們也出現了焦慮。

  同樣我們也看到,包括“雙積分”政策,新能源、智能化領域裏邊,有很多政策性的東西不確定,有很多待完善的法規和政策,使得我們去發看到確定的具體時間。

  比如說新能源領域。我認爲新能源領域當前是一個政策引導型,不是一個市場需求型的模式,這種模式最大的問題在什麼?

  就是我們無法預測什麼時候會有一個什麼樣的量,什麼時候建產能。當然,我們大的方向、趨勢都知道,新能源、智能化是大方向,但是具體讓朱總決策的時候,100萬產能什麼時候建?到底我們明年要不要建100萬的新能源產能呢?這是一個問題。

  第二個是,因爲有多種技術組合來實現我們包括“雙積分”等等這些法規性的、政策性的要求,又有本身技術的不確定性。我們的戰規部就會問朱總說,到底建純電動、還是建PHEV、還是建HEV?這幾個比例怎樣?因爲有N多種方案,到操作層面就會發現,有很多不確定性。

  同樣的,這個領域裏我們應該看到政策的變化。如果我從一個樂觀者看待的話,我們更應該看到,包括剛纔說的改革開放更應該看到機會,因爲我認爲他讓中國品牌更堅定要打造世界一流的目標。

  因爲不打造沒有退路,你活不下去,或者說我認爲未來依靠,尤其是像大型的集團,想依靠合資來持續維持發展,不太現實。

  同樣我再看國有企業這個角度,我堅信這一輪開放會讓我們國資體系的改革更加快,因爲我相信政府各級領導會看到,不改革我們是生存不下去的。

  同樣我認爲,隨着我們參與到國際社會,競爭的機會會更多。

  一直說,長安的目標和願景就是要打造世界一流,那就是要參與全球的競爭,爲什麼?因爲中國只有1/3的市場,還有2/3你必須要去參與競爭,而這種開放、合作我認爲讓中國企業更有機會。

  挑戰二,產業競爭的惡劣性。

  我當時在寫的時候寫了“激烈”,後來用了“惡劣”,爲什麼用“惡劣”?

  本身汽車產業競爭非常激烈,但是當前可能存在最大的問題是,有各種非常複雜的資金和資本進入到這個領域裏邊來,包括地方的一些投資跨界的涌入,也有真正想幹這個產業,也有一些投機者、攪局者,或者也有一些本身商業邏輯可能就存在問題,所以這些資金和產業資本進來,我認爲並不是真正的產業資本,可能會帶來很多社會資源的浪費或者惡性的競爭。

  我們可以看到,目前整車集團已經達到71個。現在新能源註冊的企業裏邊,包括傳統的和新進入的有455家。我們在工信部裏面查到的,各種乘用車品牌是167個,最近我們也統計了新勢力造車已經有49個,很顯然這種格局是不可能長期維持和生存下去的。因爲可以看到的是,市場的集中度在不斷的提升。

  現在TOP 10集團的集中度已經達到89,也就是說前10家的集中度是90%、後60家只有10%,這是一個數據。

  乘用車領域裏邊,同樣我們可以看到,乘用車TOP10裏面從2013年的66集中到今年的78接近80。“二八原理”,唯有10%幾的企業佔據了80%的量,這種競爭必然是進一步惡性,而且在一定時期內這些企業爲了生存可能也要做一些垂死的掙扎,這是很正常的現象。   

  所以我認爲未來的競爭確實非常激烈。我跟政府裏面也討論,什麼辦法來解決?我說沒有辦法,我的觀點就是競爭是優勝劣汰,以及讓這個產業迴歸良性的最好方法,都要經過這個時代的、都要經過這個痛苦的,所以適者生存。

  挑戰三,技術迭代的複雜性。

  當前我們面對太多的複雜技術,原來我們做內燃機、汽油機,現在要做的動力是原來的5倍,因爲當前和長遠都要兼顧。若干的動力、技術一組合,你發現有N多的方案,當然還有一些不確定性。

  還有一些涉及到技術政策的問題,比如說智能化、無人駕駛,政府這個領域裏公用設施、政策什麼時候能完善,是不確定的。剛纔我說到新能源,新能源領域其實有很大的問題,我們爲什麼無法預測市場?

  因爲你不知道,地方政府什麼時候宣佈說限行、限購或者網約車必須要用新能源了,網約車用新能源是用純電動還是用PHEV?這是無從得知的。這就是我們當前面臨的複雜性。

  挑戰四,消費轉型的多樣性。

  消費端的變化裏我認爲是個性化、年輕化。傳統產業裏邊我們是大批量,但是現在是需要多品種,這對於企業的生產、製造、研發、營銷等等都帶來了新的問題,成本在不斷上升。

  我們曾經也試行了一個車型,完全定製化,是一個小型SUV,有10萬種狀態供用戶終端選擇訂單,實際上後來控制量很少,因爲成本太高了,根本無法滿足用戶真正的個性化需求。後來比原來的價值提升了,但卻對用戶帶來很多利益。

  同樣的,終端消費裏面其實也帶來很多不確定性,所以纔會有我們剛纔說的這麼多的焦慮,包括商業模式也在不斷的重構。

  同樣我也想參與一點,傳統車企和造車新勢力,我覺得各自的優勢也是非常明顯的,各自劣勢也非常明顯。我不談誰顛覆誰的問題,我覺得誰不改革、誰不轉型都會死亡,都會面臨挑戰。

  對於傳統車企來說,優勢很明顯,基本功很紮實,尤其是我覺得中國品牌到今天,是從未有過的自信,自信來自於什麼?紮實的功底。就像一個武功高強的人,他爲什麼那麼自信。當然轉型過程裏面他也有巨大的包袱,這也有劣勢,包括我們剛纔說的人員的、思想的等等這些。

  我們新勢力造車,理念新,有一系列特別是圍繞用戶體驗等等,速度快,因爲你小,就像長安30年前,我們也很小,速度也很快,但是當我們做到300萬輛的時候,一快就發現有問題,因爲已經是集團化運營管理。

  所以這兩者我認爲,傳統車企應該積極的擁抱轉型、真正的轉型。第二我認爲,兩者之間的融合很重要,因爲兩方的優勢、劣勢非常明顯,組合在一起,是一個非常好的組合體。長安爲什麼要去和蔚來合作?因爲我們要和一大批新的科技互聯網企業合作。

  我去年花了比較多的時間拜訪衆多的互聯網企業和新的科技公司,所以後來你們可以看到,長安和百度、阿里、騰訊、華爲等大量的戰略合作,有的在戰略框架下已經推進到合資,進入到合資企業,騰訊我們也簽署合資企業了,長安也進一步涉足到一些軟硬件、一些出行產業等等,所以我認爲真正的合作是構建我們強大競爭力的最大模式。

  這是我們面臨的一些挑戰。

  第二,我們中國品牌其實不僅僅是有挑戰,也有機遇。

  在我寫 “傳統車企不加快轉型必死” 的時候,我品牌部門的同事跟我說,別寫那麼絕對。後面我寫“國有車企不改革必死”,大家說也別寫。但其實核心內容就是,我們要加快轉型、加快改革。

  我們有什麼機遇?

  機遇,紮實的基本功。1,中國市場消費的升級會縮短中國品牌包括合資品牌、國際品牌的差距,這是有機會的,是有機遇的。

  2,中國品牌拓展海外市場的機遇,我覺得已經來臨。所以最近我們重新調整了長安的海外戰略,長安原來的海外戰略,是“研究歐美市場、紮根發展中國家”,但是今天我們換過來了,“直接進軍歐美市場”,因爲我們有這個自信,我產品具備這個能力了。

  當你再進入那些發展中國家發現,剛剛佈局下去,政策又變了、環境又變了,政治風險等等給你帶來很多問題。

  3,傳統車企有非常好的,大家都是在800—1000家傳統的渠道,我知道我們很多新勢力造車的朋友會說,那是個包袱,但是如果你僅僅是賣車、僅僅是服務肯定是包袱,但是如果你把他功能拓展,線上線下融合的時候就不是包袱,是優勢。尤其是在我們現在還不可能所有老百姓都買一臺車,通過互聯網購買,因爲你的品牌信任度還不夠的情況下,體驗還是需要的,所以我認爲這也是機會,當然你不轉肯定就是包袱。

  4,現在傳統車企包括中國品牌,持續的造血功能。因爲他自身就可以堅持10年、5年,當然我剛纔說的,前提是要轉型。但是這裏面我覺得對新造車勢力來說可能面臨這方面的,包括品牌的信任,其實我們也注意到,因爲上的太多,良莠不齊,有的已經開始撤離了,因爲最近我那裏就招收到太多的互聯網退出的人員,這裏邊我認爲對一些優秀的互聯網造車又會帶來很大的負面,所以這個問題我覺得也是需要新勢力造車研究的。

  剛剛講了問題、講了機遇,長安怎麼辦。其實長安最近一系列對外發布的東西,我們已經表明了長安的發展方向。

  長安在4月24日專門發佈了第三次創業——創新創業計劃。爲什麼這個時候發佈?一個是表明長安的決心,另一個也是更多的希望社會各界來和長安合作,因爲打造的是一個開放的平臺。

  爲什麼說創業?這也是我覺得我們社會各界不要低估傳統車企的智慧和他的決心。我在公司裏邊一直就是,長安現在開始歸零,一切思維歸零,我們從沒有長安過去的這些包包袱袱、罈罈罐罐來思考我們該怎麼辦,所以這樣思考就很簡單了,說你幾條生產線廢的不就是幾個億的問題嘛,不會讓你死去的,但是你不轉型一定要死的。所以當企業的思維轉換過來的時候就不是問題了。

  爲什麼叫第三次創業?最開始從一個軍工企業,34年前,後來在2000年我們開始進入乘用車,在中國品牌處於領跑者的地位。走到今天的時候,我們發現我們必須要快速的,又要回到我們說是第三次創業,就是要做智能出行的一個科技公司。我們要從服務客戶向經營客戶來轉型,同樣的,我們要從經營產品向經營品牌轉型。

  因爲長安過去,除了A級B級車,我們的中高端品牌還在推進當中,原來那幾個品牌都是現成的,都是長安自己在運營,都有獨立的體系。

  我們這次把品牌做一個專門的調整和規劃,目的只有一個,長安聚焦運營一個品牌,就是乘用車。歐尚汽車和凱程汽車已經得到我們上級部門的批准,用於混改,因爲原來都在長安旗下自己運營,我的頻道也轉換了,一會兒進入商用車、輕型車,一會兒進入乘用車,其實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所以讓他更聚焦,我們所有的改革其實都是更聚焦。我們從傳統產品向智能化新能源產品轉型,我們都有一系列規劃。

  企業就是從傳統的製造型企業向智能出行服務公司轉型,包括我們打造出行服務品牌,線上線下融合新流程模式,新能源香格里拉計劃專門做了發佈,我們今年下下半年會發布長安的北斗天樞計劃,北斗天樞計劃就是致力於打造智能汽車的引領者。

  這就是長安的夢想,有這麼大的夢想所以長安有焦慮,但是長安的夢想遠遠大於焦慮,我們也認爲這個奮鬥的過程是一個幸福的過程。長安行天下。謝謝大家!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