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特斯拉阻止員工建立工會 發現就被解僱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9月10日 22:55   北京新浪網

  特斯拉CEO埃隆·馬斯克(Elon Musk)曾表示他對工會“持中立態度”。但據英國《衛報》報道,前特斯拉員工將他們被解僱一事歸因於試圖組建工會,現任工人也表示這種“恐懼氣氛”持續存在。

  有兩年時間,德茲蒙德·沃恩(Dezzimond Vaughn)在特斯拉加州萊斯羅普(Lathrop)工廠當計算機數控重型機器操作員,是個頗受人稱讚的工人。然而當他試圖組建工會時,他的工作突然之間就不保了。

  “他們開始改變規則而沒有任何悔意。”31歲的沃恩在採訪中說道。他提到特斯拉實行了嚴格的考勤制度,還回憶道每一次員工打卡上班遲到或缺勤就會扣分。“我們開始討論建立工會,這是因爲公司無法做到自己該做的事情。但不知怎麼回事,他們發現我在家中集會。”

  沃恩稱,一旦管理層發現他有試圖參與組織工會的舉動,他們就會想辦法開除他。“過去一年時間裏,我身心俱疲。我一直沒有停止工作,在工作上他們也沒能挑出我的任何毛病,但是有很多人控訴我的行爲。我的主管告訴我,他們試圖解僱我。”

  在2017年10月,沃恩在家中接到了一個電話,由於連續兩次員工績效審覈表現不好,他被解僱了。他拿出了特斯拉的解僱協議,上面顯示“未能達到績效預期”是合同終止的唯一理由。沃恩表示爲確保能解僱他,他的審覈分數被做了手腳,不過在審覈中其主管對其的正面評價依然保留着。

  沃恩提供了他的員工檔案副本以及之前兩次員工審覈情況。在審覈表上,其主管稱沃恩是一位“爲整個公司做出正確行爲”的員工,“團隊成員可以始終依賴他出勤並完成工作”,然而他的評估得分卻很低。在之前的員工審覈中(2016年1月到6月、2015年6月到2015年12月以及2015年1月到2015年6月),那時候管理層尚未發現他參與組建工會,沃恩都得到了很高的評分,並因此而取得晉升。

  負責沃恩最後兩次績效審覈(2016年7月至12月和2017年1月至6月)的主管塔拉斯·斯塔克斯(Tarus Starks)證實,高層管理人員確實調低了沃恩的審覈得分。斯塔克斯表示:“當沃恩到我的手下工作時,他表現得非常積極。我本來打算將他培養成我的副手。”

  “在特斯拉,我們努力成爲一個公平公正的公司,那種唯一一種值得成爲的企業。績效評估會帶來晉升,偶爾也會導致員工離職。”特斯拉發言人在郵件中回覆道,“在特斯拉,從未有人因員工組織工會而擠兌他,未來也不會有人如此。”

  發言人說道:“有一點值得提起,每年,聯合汽車工人工會(UAW)等工會會向美國國家勞工關係委員會(NLRB)遞交大約2萬封不公正的勞工行爲投訴,他們將其稱之爲是一種組織策略。”

  過去幾年來,特斯拉和馬斯克一直因破壞員工組織工會而臭名昭著。2017年2月,馬斯克指控一名工廠工人抹黑公司,後者在博客平臺Medium上概述了特斯拉存在的一些問題。同月,特斯拉的員工邁克爾·桑切斯(Michael Sanchez)聲稱他被安保請出工廠,因爲他把組建工會的傳單發給同事。

  馬斯克在2017年6月會議上承諾員工,如果工人不組建工會,便會解決他們的安全標準擔憂問題,NLRB就此事對其提出指控,目前審理正在進行中。特斯拉還面臨類似的一些指控,其中一項指控聲稱特斯拉對員工進行監視和恐嚇,試圖阻止他們成立工會。

  在特斯拉,員工因參與組建工會而被解僱的投訴已經非常普遍。“我曾是工會的支持者。我每天上班幾乎都穿着工會襯衫,當時我的主管問我爲什麼我要穿這件襯衫。”於2018年3月離開特斯拉弗裏蒙特工廠的吉姆·歐文(Jim Owen)說道,“他告訴我,上級管理層也許不會喜歡我這樣做。”他離開特斯是因爲在生產汽車車篷時,自己被機器重傷,出於安全考慮,他選擇離開了特斯拉。

  馬克·瓦斯奎茲(Mark Vasquez)從2014年開始就加入特斯拉工作。後來因工作導致背部永久性損傷,從事輕型工作幾個月時間之後,最終在2016年7月因病離職。他在採訪中說道:“與其他工人談論工會真的很不受歡迎,當我的一些主管聽到我和其他員工談論這件事時,他們會走過來終止我們的談話。”

  一名當前要求保持匿名的現任特斯拉員工在2016年7月因工傷休病假。“他們拒絕讓我重返工作崗位。”該工人說道,“短時間內,當工會影響逐漸加大時,高層就會通過晉升那些支持工會的員工以降低他們的需求。這不會有效果的,所以他們就選擇辭退支持工會的員工。我是其中一個他們不想請回來的工人,但如果我能獲許重返工作的話,我絕對會更加努力地支持組建工會。”

  特斯拉的一位發言人指出,公司不會公佈員工個人醫療信息或是賠償案尚未解決的員工休病假細節。

  2017年8月,克里斯托·瓜爾達多(Crystal Guardado)被特斯拉解僱,原因是她開始參與組建工會並就不安全的工作環境發表言論。“我記得最清楚的事情就是向同事詢問工會的問題,但被告知閉嘴,要麼我就會被開除。”瓜爾達多說道。她在2017年4月加入特斯拉工作,因門把手上使用的化學物質導致眼睛受傷,並被告知是由於過敏引起的。“我覺得他們會報復我的,因爲我站出來講述了工廠的環境安全問題。”

  特斯拉發言人稱,瓜爾達多因違反公司藥物濫用和檢測相關政策而被解僱。不過,瓜爾達多表示,由於焦慮問題,她在過去五年時間內一直持有加州醫用大麻許可證。她曾嘗試向人力資源部門提供證件,卻被忽視了。

  對特斯拉現有員工的採訪表明,特斯拉工廠內的中層和高層管理人員仍然在對組建工會這件事採取恐嚇和擠兌策略。

  “埃隆·馬斯克說他對組建工會持中立態度。”另一位員工補充道,然而,“他們一直不是中立的。任何有關工會或者支持組建工會的做法都會很快被制止”。

  特斯拉工廠另一位要求匿名的現任員工表達了類似的看法:“支持工會的人通常會因爲編造的理由被解僱。這已經形成了一種恐懼氣氛,如果你不順從,你就會被解僱。”這位員工這樣說道,“我們被告知,如果特斯拉組建工會,那麼公司就會破產,因爲公司尚且還沒有實現盈利。”他還補充表示管理層能很快找到理由解僱那些鼓吹工會的人,而那些被解僱的員工還會被迫簽署反披露協議,這樣他們才能拿到最後一筆薪水。

  儘管現任特斯拉員工也有一些抱怨,但是他們還是依然致力於推動公司允許工人組建工會,並且改善工作條件。

  “我們可以讓這個地方變得更好,而且它的產品如此優秀,我爲什麼還要去其它地方呢?”一位特斯拉現任員工說道,“我自豪於特斯拉在改變世界的這個事實,但它不能以傷害工人身體健康爲代價。”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