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特斯拉前員工承認備份Autopilot源代碼 但否認轉移給小鵬汽車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7月11日 16:26   北京新浪網

  (新浪汽車 7月12日訊)據國外媒體The Verge報道,特斯拉前工程師曹光植在本週提交給法庭的一份文件中承認,他在2018年底將包含特斯拉 Autopilot自動駕駛源代碼的zip文件上傳到了自己的iCloud個人賬戶,當時他還在爲特斯拉工作。

  今年3月,特斯拉對曹光植提起了訴訟,稱他在今年1月加入中國電動汽車初創公司小鵬汽車之前把超過30萬個文件和目錄以及源代碼副本上傳到他的iCloud帳戶,抄襲了該公司自動駕駛系統Autopilot的源代碼。

  曹光植曾是特斯拉自動駕駛Autopilot團隊成員,也是僅有的40名能訪問Autopilot軟件源代碼的人之一。特斯拉稱,曹光植“突然”宣佈他將於1月3日辭職,後來得知他已經決定前往小鵬汽車工作。

  根據相關報道,在2018年底,曹光植接受小鵬汽車的offer後,從工作計算機上刪除了12萬個文件,並斷開了他的個人iCloud帳戶,然後“反覆登錄到特斯拉的安全網絡”,以便在離開公司之前清除他的瀏覽器歷史。

  現在這名特斯拉前員工承認他曾向自己的iCloud雲賬戶備份了包含AutoPilot源代碼的壓縮文件,但否認在文件中竊取了特斯拉的敏感信息。

  曹光植的辯護律師稱,曹光植“在離開特斯拉之前,曾做出廣泛的努力刪除或移除相關的特斯拉文件”。在他離開特斯拉後,其設備上殘留的任何源代碼或其他機密信息,都只是“出於疏忽”。曹光植的律師還稱,在離開公司後,曹光植“沒有訪問、也沒有使用任何‘Autopilot商業機密’”,也沒有向小鵬汽車轉移任何信息。

  曹光植的辯護律師在聯合提交法院文件中寫道:“這是一起關於常規員工離職問題的訴訟,特斯拉本可以,也應該通過自己的人力資源或信息技術政策來解決這些問題。”“儘管特斯拉在申訴中(以及在列舉上述‘事實’時)含糊其辭地暗示,其商業機密正面臨‘風險’,但它‘必須清楚曹光植對特斯拉知識產權做了什麼’,但此案的真相是,曹光植對特斯拉的知識產權完全沒有做任何事情。在離開特斯拉之前,曹光植一直在努力、認真地試圖從自己的個人設備中刪除特斯拉的所有知識產權和源代碼。”

  根據LinkedIn上的個人資料,曹光植現在是小鵬汽車的“感知部門主管”,他正負責“開發和交付用於量產汽車的自動駕駛技術”

  面對指控,小鵬汽車曾回應稱,已對特斯拉的指控展開內部調查,並表示“完全尊重任何第三方的知識產權和機密信息。該公司一直遵守所有適用的法律法規”。

  小鵬汽車還表示,“無論特斯拉的指控是否屬實,其都不會導致或試圖導致曹光植竊取特斯拉的商業機密和專有信息”,並表示在曹光植入職前後,小鵬汽車都沒有發現其存在特斯拉所聲稱的任何可能違規行爲。

  目前,很多公司正在競相開發自主駕駛汽車所需的技術,隨着公司努力將專有信息保留在內部,針對前僱員的訴訟已變得普遍。

  這已經不是小鵬汽車第一次捲入“技術盜竊”爭端中。去年7月,美國聯邦調查局在聖荷西機場抓捕蘋果前員工張小浪(音譯,Xiaolang Zhang),指控他與自行駕駛汽車相關的祕密藍圖下載到自己的筆記本電腦上,並試圖加入小鵬汽車。

  張小浪曾在蘋果的自動駕駛汽車項目上工作,負責設計和測試分析傳感器數據的電路板。今年4月,他在孩子出生後休了陪產假,並和家人一起去了中國。當4月底返回美國後,張小浪對上司透露,自己計劃辭職並返回中國,爲小鵬汽車工作。

  張小浪在蘋果的上司隨即將此事報告了公司的安全官員,他們發現張小浪曾對蘋果的祕密數據庫進行廣泛搜索,並於4月28日來到蘋果的園區,而當時他本應在休陪產假。在蘋果園區裏,張小浪從一個自動駕駛汽車硬件實驗室拿走了電路板和一臺電腦服務器,他的同事還給他展示了一個“專有芯片”。

  當然,這也不是特斯拉首次起訴自己的自動駕駛團隊員工盜取商業機密。3月,特斯拉對四名前員工和美國自動駕駛汽車初創公司Zoox提起訴訟,指控四名前員工竊取了“其專有信息和商業祕密,以幫助Zoox開發和運營自己的倉儲、物流和庫存控制業務所需技術。”(李樹生)

  、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