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一汽系調整加快 或爲整體上市做準備?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2月05日 18:41   新京報

  去年9月18日,剛履新一個月的一汽集團董事長徐留平正式在一汽集團打響“改革戰”,設立紅旗品牌事業部、奔騰品牌事業部和解放品牌事業部。

  11月27日,天津一汽夏利汽車股份有限公司(簡稱“一汽夏利”)發佈《重大資產出售暨關聯交易報告書(草案)摘要》公告稱,一汽夏利擬作價29.23億元向其控股股東一汽股份轉讓所持天津一汽豐田汽車有限公司(簡稱“一汽豐田”)15%的股權。交易完成後,一汽夏利不再持有一汽豐田的股權,而一汽股份對一汽豐田的持股比例將達到50%。

  在業內人士看來,一汽夏利此舉意圖很明顯,即希望通過變賣資產增加現金流,避免被退市。但前路難以預測,想要通過自身的力量恐怕翻身無望。

  值得注意的是,當前正值中國第一汽車集團有限公司(簡稱“一汽集團”)全面深化改革的關鍵時期,本次交易也被認爲是有意爲一汽集團整體上市清除障礙。近期一汽系動作頻頻,一汽繫上市公司零部件企業啓明信息、一汽富維也在重組或混改,一汽集團整體上市或將再提速。

  爲扭虧不再持一汽豐田股份

  在一汽夏利11月27日發佈的《重大資產出售暨關聯交易報告書(草案)摘要》公告裏,一汽夏利轉讓15%的股份,要求一汽股份以現金方式支付對價。該交易完成後,一汽夏利不再持有一汽豐田的股權,一汽股份對一汽豐田的持股比例將達到50%。

  談及本次交易對上市公司的影響時,一汽夏利在報告書中表示,“通過本次交易,公司可獲得較大規模營運資金,改善公司現金流狀況,實現企業資源合理配置,保證企業平穩運行,並對未來企業經營改革發展奠定良好基礎。”簡而言之,一汽夏利此舉的目的之一是爲了扭虧。

  近幾年,一汽夏利陷入虧損狀態,主營業務表現不佳,銷量持續下滑。公開數據顯示,今年1-10月,一汽夏利累計銷量17074輛,較去年同期相比下降19.15%。一汽夏利今年三季度報告顯示,2018年前三季度,一汽夏利實現營業收入9.42億元,較去年同期相比下滑5.49%,淨利潤則虧損10.03億元。此外,一汽夏利三季度報告還顯示,截至今年9月30日,一汽夏利資產總額爲45.66億元,負債總額爲54.81億元,淨資產爲-9.15億元,呈現負資產狀態。

  此番轉讓一汽豐田股份,是一汽夏利急需資金擺脫現階段虧損的現狀,避免被退市。中國汽車流通協會副祕書長羅磊認爲,“眼下一汽夏利急需現金流,轉讓最後的‘家當’也是爲了自保的無奈之舉。”

  接連出售旗下資產以保殼

  實際上,羸弱的一汽夏利近年一直處於賣資產“做減法”保殼的狀態。2015年一汽夏利扭虧無望,在面臨被退市的最後時刻,作價28億元將包括內燃機制造分公司在內的4項資產出售給控股股東一汽集團。2016年,一汽夏利將15%一汽豐田的股份以25.6億元價格轉讓給一汽股份。2017年11月,一汽夏利再次變賣旗下資產,將其下屬與動力總成日常生產製造相關部分轉讓給一汽股份。2018年9月,一汽夏利剝離不良資產,以1元的價格將一汽華利100%股權轉讓給南京知行電動汽車有限公司,後者需承擔一汽華利超8億元的債務。

  當下,再次轉讓一汽豐田的股權,業內熱議一汽夏利下一步可能就是要賣“殼”了。“一汽夏利自身也有意賣‘殼’,連續向控股股東出售資產就是這個打算。”汽車行業資深分析師鍾師認爲,“一汽夏利品牌併入奔騰品牌實際上就是爲其提供一個‘養老場所’,讓其自生自滅,慢慢地一汽夏利品牌就可能消失了。”

  實際上,去年9月22日,一汽夏利就發佈公告稱,公司接到一汽股份的上級單位一汽集團通知,一汽股份擬以公開徵集受讓方的方式協議轉讓所持公司24.73%的股份,股份轉讓完成後,一汽夏利控股股東將發生變更,但最終公開徵集期屆滿無人接盤。

  “未來一汽夏利賣‘殼’或將成爲大概率事件。”全聯車商投資管理(北京)有限公司總裁曹鶴分析說,“爲了避免同業競爭,未來一汽集團上市的主體應該是一汽轎車有限公司(簡稱‘一汽轎車’)。所以一汽夏利很可能作爲‘殼’資源出售給其他急於上市的公司,一汽夏利的資質與工廠設備從上市公司拿出來,引入新的戰略投資者繼續造車,去年公開徵集轉讓股份就是這種意思。”他還認爲,此次股權轉讓的背後,可能是一汽集團和天津地方政府就一汽夏利未來發展達成了一系列共識。更長遠來講是爲一汽集團整體上市鋪路,只留下最優質的資產。

  11月30日新京報記者致電一汽夏利公關部,對方表示暫不方便接受採訪。不過新京報記者注意到,一汽夏利董祕11月29日答投資者問時否認“爲整體上市鋪路”,稱本次轉讓股權主要是爲實現企業資源合理配置,緩解經營壓力,保證公司平穩運行,併爲未來改革和發展奠定基礎。

  一汽系零部件企業開啓重組混改

  除了一汽夏利之外,一汽集團旗下的零部件企業近來也動作不斷。

  11月22日,隸屬一汽系的啓明信息技術股份有限公司(簡稱“啓明信息”)發佈《關於籌劃重大事項的進展公告》稱,正在籌劃重大事項,該事項可能涉及重大資產重組,標的公司屬於汽車電子行業。並稱公司將盡快確定是否進行上述重大事項,待確定後向深圳證券交易所申請公司股票停牌並轉入重大資產重組程序。

  無獨有偶,與啓明信息同爲一汽繫上市公司的長春一汽富維汽車零部件股份有限公司(簡稱“一汽富維”)11月16日發佈《一汽富維九屆八次董事會決議公告》,其中提到圍繞《國企改革“雙百行動”工作方案》確定了改革的思路和目標,將深化推進股權多元化和混合所有制改革,引入戰略投資者,還將重新構築董事會結構,完善市場化經營機制,預計今年12月完成股權多元化和混合所有制改革。

  當日一汽富維還發布了另一則《一汽富維關於控股股東及實際控制人發生變更的公告》,其中稱公司控股股東及實際控制人已由一汽集團變更爲無控制股東及實際控制人。11月23日,一汽富維補發公告稱公司企業性質不再是國有控股企業。

  公開資料顯示,一汽集團此前擁有一汽富維20.14%的股權,爲最大股東,一汽富維也是其少數可以盈利的上市子公司。在業內看來,放棄一汽富維的股權,意味着當下一汽集團已經拉開了混合所有制改革大幕。

  除此之外,富奧汽車零部件股份有限公司(簡稱“富奧股份”)10月26日發佈《關於股東國有股權無償劃轉完成過戶登記》的公告提及,股東一汽集團根據戰略發展需要進行內部資產結構調整,擬將所持富奧股份的全部股權無償劃轉。長春一東離合器股份有限公司(簡稱“長春一東”)也發佈《關於第二大股東無償劃轉公司股份完成過戶登記》的公告,表示第二大股東一汽集團擬將其持有的長春一東的全部股份無償劃轉。

  “實際上,一汽富維等一系列零部件企業的改革屬於混合所有制改革,目前一汽集團已經加快旗下公司資產優化配置的步伐,也意味着一汽集團開始整合資本。”曹鶴表示。

  招商證券分析師認爲,“一汽集團放棄控制旗下零部件企業,一方面可以讓其引進其他資本和管理力量,進一步激發市場競爭力,更好地適應市場的發展規律。另一方面,也可以認爲是一汽集團爲未來的整體上市掃除障礙。”

  據瞭解,在一汽集團整體上市的規劃中,整體上市資源不包括零部件企業。換言之,一汽集團的整體上市實質上是其整車類資產的整體上市。因此在業內看來,這也是一汽集團近來對旗下零部件企業改革的主要原因:第一步完成混合所有制改革,接下來就是加速一汽集團整體上市步伐。

  一汽多次被傳整體上市

  無論是一汽富維等零部件企業的混合所有制改革,還是一汽夏利轉讓一汽豐田股權,都被業內解讀爲是“爲一汽集團整體上市”鋪路和做前序準備。

  去年9月18日,剛履新一個月的一汽集團董事長徐留平正式在一汽集團打響“改革戰”,將一汽集團旗下三大自主板塊一汽奔騰、吉林一汽和一汽夏利進行業務整合,全部歸於“大奔騰”品牌旗下,設立紅旗品牌事業部、奔騰品牌事業部和解放品牌事業部。

  徐留平此前公開表示,“未來一段時間內,改革仍是一汽集團接下來的重要工作。按照中央混合所有制改革思路,一汽集團總體層面將向混合所有制企業和完全市場化公司治理方向邁進,只有改革才能將一汽集團所有的資源能量釋放出來。”

  全聯車商投資管理(北京)有限公司總裁曹鶴認爲,一汽集團資本整合的思路可分爲兩個階段,首先從零部件企業入手,接下來將是整車企業。目前,一汽系零部件企業相繼的改革路線也似乎印證了這個觀點。對於整車企業資產整合,曹鶴認爲一汽轎車肯定是留的,而羸弱的一汽夏利或將被放棄。

  實際上,一汽集團的整體上市之路並不順。2016年6月,一汽轎車和一汽夏利相繼發佈公告稱無法履行解決兩者同業競爭的承諾,懇請股東大會同意把即將到期的承諾期延遲3年作爲過渡。2017年5月,一汽轎車和一汽夏利又相繼發佈公告懇請股東大會同意將一汽股份整體上市的承諾再延遲3年,仍稱未能解決同業競爭。

  而對於此番再傳整體上市,11月30日一汽集團內部人士對新京報記者稱,一汽系公司的變動屬於一汽集團全面深化改革的一部分。

  專家認爲掃除障礙整體上市或在3年後

  “從一汽集團的改革整合來看,一汽集團某種程度上已經放棄了一汽夏利。”一位不願具名的資深分析師表示,一汽夏利的頻頻舉措都是“大家長”一汽集團的意思,背後有一汽集團更深層次的謀劃,這個謀劃或與整體上市有關。

  更爲重要的是,在業內看來,未來若一汽夏利轉手出售“殼”資源,一汽集團整體上市所面臨的同業競爭難題將會得到解決。從現階段發展來看,自從一汽集團整體上市平臺一汽股份2011年成立以來,一直致力於解決一汽轎車和一汽夏利同業競爭問題。但截至目前,一汽轎車與一汽夏利之間的同業競爭問題還未得到解決。

  儘管業內人士表示目前一汽集團正在提速整體上市步伐,但曹鶴認爲,“至少3年後一汽集團才能考慮整體上市問題,當下最重要的是進行改革和優化資產配置。”上述招商證券分析師也認爲,“因爲從資本市場、實體經濟市場的多變性以及一汽集團自身的發展情況來看,無法確定3年後一汽股份會履行承諾,無法斷定一汽集團能否順利實現整體上市。”

  在業內人士看來,隨着一汽集團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推進以及對一汽富維等零部件企業資產的剝離,加上此前一汽集團獲得萬億元級別的“意向性”授信,一汽集團的改革步伐加快,一汽集團整體上市的時間點也將越來越清晰。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