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李斌賭贏何小鵬 但蔚來的麻煩纔剛開始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2月05日 18:55   新京報

  11月底有媒體曝出蔚來車主吐槽ES8存在多個問題,並要求退車。就在此前的11月27日,蔚來汽車與江淮汽車剛剛宣佈第1萬臺ES8正式下線,爲萬臺交付進行最後衝刺。如無意外,蔚來汽車創始人李斌將贏下與小鵬汽車創始人何小鵬的賭局。

  2018年7月31日,何小鵬在朋友圈表示,今年造車新勢力裏沒有公司可以交付1萬臺。隨後李斌發起賭局,與何小鵬打賭:如果今年蔚來交不到1萬臺車,會賠給何小鵬一臺ES8。面對李斌的表態,何小鵬接下賭局。

  雖然李斌贏下賭局,但蔚來卻出現交付質量問題。對於前述車主的退車問題,蔚來汽車方面表示已對故障處理完畢。

  今明兩年將是國內造車新勢力進入產品交付的正式階段,這也是特斯拉國產化落地、外資品牌蜂擁入華的關鍵時刻,市場高度競爭下將出現一波行業洗牌。有分析認爲,留給蔚來們的窗口時間已經越來越少。

  何小鵬還未認輸,寄望交付難題

  隨着蔚來第1萬輛ES8正式下線,何小鵬大方發文爲蔚來叫好,但他對此仍然有所保留,“是否最後能交付,還要等到1月份看上保險的數量,那個時候才能真正揭開謎底。”

  雖然蔚來的ES8自發布以來交付時間一拖再拖,但今年6月底正式啓動交付以來,ES8的產能加速爬坡,交付能力明顯提升。根據蔚來汽車最新公佈的數據顯示,11月公司向用戶交付ES8共3089輛,較10月增長96%,總累積交付達8030臺,接近1萬臺交付。按照目前的勢頭,蔚來有望在今年完成1.1萬輛ES8交付。

  此前蔚來的交付並沒有預期中順利,在去年年底ES8發佈會上,李斌曾承諾今年3月正式交付,然而直至5月31日,蔚來纔將首批10輛ES8交付給內部員工,6月28日纔開啓對外交付。

  目前造車新勢力普遍面臨交付難問題,汽車分析師任萬付向記者分析稱,交付難的原因主要有兩方面,一是供應鏈難題,主要是電池供應,部分電池廠產能不足導致交付難;其次是生產一致性難題,對於造車新勢力來講,由於裝配工藝缺陷、產品設計缺陷、工人熟練度低等難題造成生產一致性難,返工或者報廢率高。

  汽車分析師鍾師則表示,供應鏈的把控對所有造車新勢力都是挑戰,原因是相較於傳統車企,新勢力在供貨排序以及議價能力上不具優勢,“傳統車企的銷量比較穩定,供應商的供應質量也相對好。”

  理念之爭:慢就是快VS快速迭代

  在互聯網圈,各種賭局的流行既是吸引用戶目光的營銷手段,同時也是對行業預期的分歧。與雷軍和董明珠的賭局相似,李斌和何小鵬的賭局本質上是造車新勢力的交付理念之爭。

  何小鵬堅持認爲,互聯網造車公司不能一味強調快速迭代,整車交付往往“慢就是快”。他日前專門撰寫了文章解釋小鵬汽車的交付理念,認爲用互聯網式的快速迭代來造車是不完全適用的。“比我們更聰明,更懂行的人(特斯拉)都花了這麼長時間,我們憑什麼可以繞開這個過程呢。”

  因此,小鵬汽車的理念是“不要讓用戶做小白鼠”,其1.0版本的500輛車全部交付給內部員工,真正面向消費者的產品是即將發售的小鵬G3。

  李斌採取的是典型的互聯網公司打法,他認爲移動互聯時代下,汽車就像iPhone一樣能通過不斷迭代,“我想智能電動汽車和以前的傳統汽車是完全不一樣的邏輯,因爲前者是可以不停升級的。硬件要有很好的表現,但智能硬件的軟件不可能在上市伊始就完美無缺”。

  不過,蔚來在交付過程中開始陸續暴露出不少問題,尤其是首位退車車主的出現引發大衆關注。

  11月底,有自稱是蔚來ES8第1589號的車主在蔚來官方APP上發文稱車輛存在多個問題,並要求退車。“提車兩個月,真的是什麼奇葩事件都遇到過。補個漆可以補半個月,Nomi(車載機器人)半夜唱歌自嗨嚇到保安,後視鏡不能動,車門開不了,系統經常死機……”

  對於該車主出現的問題,蔚來汽車廣州區副總經理張雙成迴應稱,公司在收到問題反饋後第一時間安排ES8到現場交給用戶,其次是技術人員到達現場後大約兩小時左右處理故障完畢,車輛恢復後由車主開回家。

  三季度虧損擴大,ES6成蔚來盈利動力

  雖然大概率能完成萬臺交付的小目標,但蔚來並未因此實現盈利。今年第三季度,蔚來產能近5000臺,實現營收14.696億元,但經營性虧損擴大至28.099億元人民幣,同上季度相比增長了49.9%;淨虧損爲28.104億元人民幣,同上季度相比增長了56.6%。

  對於蔚來而言,ES6纔是真正的“未來”。日前蔚來正式宣佈,ES6將於12月15日在2018NIODay蔚來日正式發佈,這也是蔚來ES8之後,蔚來打造的第二款電動車。蔚來稱,ES6優先預訂將於12月1日開啓,預售價37萬元起。

  與特斯拉相似的是,蔚來的產品規劃同樣是由高往低佈局,因此ES8對標的是ModelX和ModelS,而ES6對標的則是Model3。衆所周知的是,特斯拉在今年三季度實現歷史性盈利的主要原因是Model3的大規模交付,這款預訂量超過40萬臺的平民化純電動車成爲特斯拉盈利的主要動力。

  由於價格原因,ES8顯然無法成爲蔚來規模化盈利的支撐點。在第三季度財報電話會議上,蔚來CFO謝東螢表示,目前公司每天收到的訂單數量爲50至80輛,以此計算ES8一年的銷量不超過3萬臺。

  定價更親民的ES6需要承擔起走量的重任。在蔚來招股書中披露的產品線規劃,ES6將於明年正式交付,並實現單年6萬輛的銷量,2020年和2021年的銷量預計分別爲12萬和20萬輛,佔蔚來總銷量將近50%。

  不過在ES6發佈前夕,蔚來汽車董事、蔚來北美CEO伍絲麗(PadmasreeWarrior)突然宣佈因個人原因離職。2015年12月,伍絲麗加入蔚來汽車,負責蔚來全球軟件開發以及北美公司的全面管理,並持有蔚來1.4%的股份,這對於軟件層面上頻發問題的蔚來難言利好。

  造車新勢力進入關鍵時間窗口

  根據全國乘用車市場信息聯席會的數據顯示,第三季度特斯拉在華銷量下滑37%,進入10月份更是暴跌70%,銷量跌至只有211輛。

  特斯拉相關負責人向記者表示,特斯拉從不分享區域或月度銷售額,這些數字與實際情況相距甚遠。

  隨着新能源補貼退坡、關稅有望降低以及國產化落地等一系列因素,特斯拉的在華銷量或將重歸正軌。全國乘用車市場信息聯席會崔東樹此前向記者表示,特斯拉國產化後價格預計將大幅下降40%以上。

  任萬付表示,特斯拉國產化後降價幅度將在20%左右,這對國內造車新勢力有一定影響。他認爲,真正對造車新勢力產生壓力的是資本和競爭對手:投資者能否繼續提供資金支持,以及合資企業的加快佈局。

  根據6月28日國家發改委、商務部發布的《外商投資准入特別管理規定(負面清單)(2018年版)》,國內汽車行業將實行分類型開放。換言之,新能源汽車現已全面開放,5年過渡期後汽車行業的限制將全面取消,屆時大批的外資品牌將涌入中國市場。例如寶馬首款純電動SUViX3將於2020年在華晨寶馬瀋陽工廠投產並出口到全球市場,大衆則計劃在未來兩年新增30款新能源車,其中50%將在中國國產。

  鍾師向記者表示,總體而言留給造車新勢力的窗口時間已越來越少。“雖然汽車行業的競爭是一場馬拉松,但對於具有優勢的頭部玩家來說越早進入市場越能跑馬圈地,留給後來者的成長空間相對有限。”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