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不想因品質問題“退場” 拜騰高管回應爲何延遲交付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1月26日 23:20   北京新浪網

  本文來源:車事經典

  日前,北京798鏡湖藝術空間,一臺外型炫酷並在車內擁有一面超級大屏的純電動車對媒體進行了公開展示,它就是拜騰的首款產品——M-Byte,這也是它在國內展示的第二站(第一站南京)。

  雖然此次拜騰展示的仍是一款樣車,但M-Byte已在拜騰南京工廠正式試生產了,並計劃於明年年中達成量產,交付用戶。

  相對於之前公司首席執行官戴雷承諾的2019年底交付,這個交付時間至少推遲了半年,在新能源汽車市場低迷,以及產品品質問題頻出的當下,不由得讓輿論也懷疑起拜騰的實力,甚至對其融資、資質等問題展開調查,以證明與延遲交付有關。

  就在M-Byte北京亮相之時,拜騰首席事務官丁清芬對此向車事經典進行了回應,延遲交付其一是市場整體表現並不在拜騰的預期之內;其二是相關的產品質量問題頻出,這兩項就足以讓拜騰對市場重新審視,並導致對產品推出的更加謹慎。

  這或許可以說服一些人,但造車新勢力面對的現實都是一樣的,拜騰如何從中走出自己的路,並持續走下去呢?

  繼續優化 確保品質無差

  無論是傳統造車企業還是新勢力企業,核心競爭力的根本就是產品。丁清芬表示:“產品上了市,一旦出現品質問題,以目前的市場競爭狀態、資本對該市場的信心狀態,及用戶接受度還說,我們就很難再起來了。”

  的確,在純電動車推廣的近兩年來,市場上包括自動關機、充電自燃等一系列問題事件困擾着用戶,讓他們出現除里程焦慮外的新的焦慮。從丁清芬的表述中可以看出,拜騰對品質問題還是很忌憚的。那麼如何儘量避免類似事件發生呢?對涉及產品的各項品質進一步驗證與優化成爲必然。

  據瞭解,拜騰的整車測試項目始於2018年年中,目前已生產近100輛M-Byte工程樣車並投入各項測試中。這些測試包括主被動安全、動力總成、操控、NVH、環境測試、制動系統、風洞、ADAS、UI/UX、網聯等測試。

  而作爲今年10月份下線的試裝車PP01預計在11月20日左右調試完畢,然後送去做一萬五千公里耐久實驗,實驗開始時間預計在12月1日前後。除此之外,拜騰還將對工廠的工藝設備、生產流程及配套零部件質量進行一系列驗證、優化等工作,以確保產品滿足中、美、歐三地最高的安全標準與質量標準。

  即便如此,拜騰在2020年要面對更多的傳統車企進軍新能源領域的挑戰,尤其是M-Byte的競品車型更早於它上市。對此,戴雷曾對車事經典表示,拜騰的最大的優勢不是電動技術,而是智能化,因此這一領域也是拜騰重點保障對象。

  據瞭解,拜騰的數字化研發所佔比重較傳統車企更多,智能駕駛的雲端、用戶界面、用戶交互等軟件工作成爲重點。在M-Byte身上有個48英寸共享全面屏,它全面顛覆了車內造型設計與功能設計,但它對駕駛的安全性成爲關注焦點。

  對於這一點,M-Byte的講解員告訴車事經典,拜騰對這塊共享全面屏的安全性經過了反覆論證,確保屏幕上邊緣不會阻礙駕駛員視線。另外,共享全面屏還可根據環境光線自動調節亮度和主題,最大程度避免駕駛員分心。同時,它也完全滿足車規級安全標準,其防爆裂塗層能有效防止屏幕在發生嚴重交通事故時爆裂,充分保障車內乘員安全。

  而它的功能可靠性如何呢?在車事經典體驗時,共享全面屏的三個顯示區域可有明顯區分,中央和右側區域顯示導航和其他服務也可以互換或打通,另外語音控制、隔空手勢、區域拍照等功能操作也完全沒問題,音樂、視頻體驗更是爽翻了。但坦率地說,這些功能的可靠性還要靠現實使用去打磨,很難說M-Byte相對於競品就一定有優勢。

  2022年盈虧平衡有信心

  “2022年實現盈虧平衡”這是戴雷爲拜騰制定的公司經營目標,但在諸多不確定因素的影響下,業內認爲這個目標看似有些“飄”。

  對此丁清芬表示,這只是個動態目標,公司會向這個方向努力的。不過拜騰的另一位高管,拜騰項目管理副總裁鮑安迪卻對這個目標深信不疑,他表示:“2022年實現盈虧平衡是完全可行的,因爲我們的運營成本非常低,而且整個設計和交付方式都是非常符合成本效益的。”

  說到成本,戴雷曾對車事經典表示,拜騰75%的成本都是研發成本,20%爲供應商成本、只有5%爲生產成本,“但無論哪一塊,我們通過技術創新與管理協同都控制的非常好。”而且據瞭解,成本控制意識是注入到拜騰企業文化中的,每週高管開會都會討論相關話題,“該花的錢都要花,但是不該花的錢一分都不花。”

  以有針對性的成本控制爲前提,拜騰正在通過M-Byte打造面對主流高端人羣的品牌定位。鮑安迪對車事經典表示,從高端細分市場角度來看,拜騰就要確保符合主流高端品牌(BBA)的水平;從電動車角度來講,拜騰就是要對標特斯拉。

  但是基於在數字體驗方面的重點投入,拜騰對自己產品目標用戶的畫像就是“新科技的弄潮人和鑑賞家”,他們崇尚品質、美學、便捷、科技四大元素,對新生事物的好奇和接受度極強,喜歡利用新科技手段提升生活的效率和便利,注重生活品質,有比較強的審美品位和藝術鑑賞能力。

  也就是說,拜騰產品的定位不一定是年輕人,而能享受這種數字體驗便捷的更廣泛的人羣。據介紹,目前拜騰已收到5萬多用戶的預訂,其中有一部分已付定金。拜騰相信,在以起價30萬元的M-Byte帶領下,2022年能實現年銷10萬輛,不僅達到規模效應,盈虧平衡也是可期的。

  然而在此之前,拜騰還要解決一個關鍵問題,那就是資質。此前在完成5億美元的B輪融資後,拜騰與一汽夏利(000927.SZ)旗下一汽華利達成協議,以1元收購其100%股份,從而獲得生產資質,但代價是需承擔一汽華利共計8.5462億元的債務及職工薪酬。

  然而至今仍有一筆3.1億元的款項逾期未支付,這使得拜騰延遲獲得其生產資質,也成爲市場對拜騰資金能力的主要質疑點。不過丁清芬表示,拜騰已與債權方達到協議,明確了還款日期,這不會影響拜騰的交付計劃。

  如今拜騰即將完成C輪融資,大約5億美元(其中包括已在其B輪融資中的一汽集團),相信拜騰足以應對相關債務問題,而且也足以逐步支撐其重資產(自建整車與零部件工廠)的生產模式。

  “不過核心問題還是產品是否受市場歡迎。產品不行,什麼融資、資質都是浮雲。”丁清芬重點強調說。因此,拜騰的“彈藥”是否足夠優秀,且實現精確“打擊”,這一切還要依賴時間去驗證。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