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陳寧:科技企業與車企競合關係分析與展望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1月18日 18:29   北京新浪網

  文:德勤中國諮詢合夥人 陳寧

  互聯網和科技企業近來在汽車產業中的影響力越來越大,從無人駕駛到精準導航,乃至車內娛樂系統的豐富,都離不開科技企業的支持。

德勤中國諮詢合夥人 陳寧德勤中國諮詢合夥人 陳寧

  回顧2019年,車企與科技公司的合作更加頻繁和緊密:寶馬與騰訊宣佈雙方將在天津設立計算中心,利用騰訊的雲計算和大數據,爲寶馬提供開發自動駕駛汽車所需的基礎設施;百度與中國一汽紅旗共同打造的國內首批量產L4級自動駕駛出租車Robotaxi-紅旗E。界亮相長沙展開測試;吉利與百度在車聯網領域加深合作,從吉利博越PRO開始,吉利汽車將開始全面搭載融合小度車載交互系統的GKUI19系統。

  隨着科技企業在自動駕駛、車聯網技術上的能力逐步顯現,以及與車企合作的逐漸深入,車企與科技企業的競合關係,在未來5G時代誰將擁有主導權等話題也受到關注。

  從德勤觀點看,雙方依然是合作爲主,但是不排除隨着車企向服務型企業的轉型,雙方產生競爭的可能性。

  現階段科技企業與車企之間合作關係佔據主導地位。目前整個汽車行業向服務型公司轉型仍處初期,車企在車輛設計、整合、量產製造上依然擁有強大的核心競爭力,行業壁壘較高,但是在前沿的傳感器、物聯網、AI等領域非車企所長。科技企業在互聯網、軟件、通信、芯片等技術方面持有優勢,所以雙方想要在交通出行領域提供服務,合作是最優選擇,是必然趨勢。

  當然,未來如果車企不能持續在覈心領域保持競爭力,汽車成爲“通用化硬件”時,科技企業有可能將車企僅作爲一個外包的代工機構,將其擠到產業鏈上游。(類似於智能手機領域)科技企業自己把握設計、研發、服務、流量等核心環節。但是即便未來有競爭,車企通過百年來沉澱的製造經驗、技術、工藝,以及穩定的供應鏈模式,仍非科技企業所熟悉,雙方仍需深度合作。

  從具體的趨勢看,目前科技企業起到的還是補充作用,成爲整車車企在技術領域的供應商。但是如果放大到更大更前沿的領域是雙方在解決交通領域、移動出行服務、智慧城市等領域進行更廣範圍的合作。決定未來兩者關係的,是未來的交通和出行模式究竟會怎樣。我們認爲,未來兩者合作關係很可能是在供應商基礎上的賦能關係。科技企業是賦能者,而車企則在這個新環境中來提供服務,比如說。

  1、阿里從底層系統和汽車與城市的關係出發,與上汽聯合孵化了斑馬網絡,以AliOS爲基礎幫助汽車實現智能網聯化,同時阿里也提出了城市大腦概念,通過智慧路樁等佈局,讓城市能夠感知車輛行駛數據,增強車與城市的聯繫。

  2、騰訊選擇做車企背後的數字化助手,將自己的連接能力和人工智能能力帶入汽車產業,讓其數字生活在上車前、上車後、下車後可以無縫銜接。

  3、華爲藉助通信優勢,通過“端、管、雲”三個維度進行車聯網布局,積極與車企開展深度合作。端:自研芯片,推動汽車終端智能化;管:通信模塊等奠定連接基礎;雲:部署雲端算力,打造車聯網生態。

  在這種合作關係下,兩者互相賦能,彼此融合。速度和佈局將決定車企和科技企業在這種合作關係中的話語權。對於科技企業而言,找到一個像汽車行業這樣具有規模/資金/跨學科整合度的行業,並讓其進行技術變現的場景不是很多。因此,與車企合作可以幫助科技企業儘快找到技術的應用變現場景。比如車聯網帶來的IOT技術的變現,新能源車輛需求帶來的電力變革和氫能源變革,這些前沿技術都可依託汽車產業的龐大基礎得以快速實現。

  而車企也在活用這些技術,從單純的解決交通出行,向其他的延伸領域,例如物流重塑、無人駕駛零售等新服務領域進軍。以無人駕駛技術爲例,物流行業的應用將快於乘用車領域,並且將延伸到其他的領域。德勤正在做一個哪些行業/場景會被Autonomous +的研究。具體來講,我們構建了“自動駕駛影響指數”模型,用於系統的分析自動駕駛技術對各個行業的影響以及應用場景的前景。這個指數主要分析自動駕駛當前及可見未來的能力與行業/企業的痛點的匹配度,行業/企業的需求越剛需,自動駕駛當前能解決問題的能力越高,該行業的自動駕駛技術應用的前景越好,落地速度也越快。

  1、長遠立足,需以順應時代的方式鞏固現有壁壘,並佈局未來汽車產業的可能利潤點:目前車企的護城河是車輛設計、量產以及一體化的供應鏈管理。車企需要以順應時代的方式鞏固這些優勢。同時,佈局並逐步發力於未來汽車行業利潤點。長遠來看,汽車行業有很大可能進化成類似電腦的Wintel時代(整個產業鏈圍繞着Windows 操作系統和Intel芯片),未來誰能掌握智能汽車的核心操作系統和核心計算芯片,將成爲包括車企、科技企業、新興企業競爭的戰略制高點。

  2、在向“服務型公司”轉型過程中採用新的敏捷方式去探索和迭代。就汽車產業的複雜供應鏈來看,車企都將會是資源的整合者。在過去,傳統車企向各個供應商採購零部件,製造汽車推向市場;而未來,車企將以合作或者投資於科技企業的方式,擴展自己的產品與服務,成爲包含服務的整合者。

  部分車企已經開始通過與前沿科技企業合作,在無人駕駛/城市智慧物流/智慧城市/5G信息處理等方面進行探索。但是這需要車企自我革命,從DNA上進行轉型。諸多國際車企都提出了要轉型成爲“服務型公司”, 但是這個“服務”具體是什麼都在探索中。這也說明了大象轉型的難度。

  中國作爲全球最大的汽車生產國和消費國,從政府到消費者對於前沿科技的開發和使用都抱有極大熱情。加之中國擁有全球領先的創業環境,各大科技巨頭都在車的應用場景中有重大投入,很有可能探索出全新的商業模式。所以如果能夠在中國這個試點市場幫助全球車企進行探索,是一個非常有意義的事情,也是德勤目前正在幫助諸多車企進行的。

  展望2020年,我們相信車企除了會在現有話題上持續和大型科技企業深度拓展外,還將把一些新話題和初創企業合作。尤其是在車聯網及L3自動駕駛功能的逐步應用,自動駕駛車隊(如Robotaxi)的測試運營,以及智慧交通/智慧城市的創新場景應用的探索上,會發生更多的合作。同時,車企會不斷加強自身在覈心技術和操作系統上的研發能力,以保持自身的競爭力。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