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熱評馬斯克舌戰Waymo 自動駕駛汽車“房間裏的大象”初現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10月13日 18:55   北京新浪網

  最近特斯拉首席執行官埃隆·馬斯克(Elon Musk)在社交媒體上與Waymo的隔空喊話再次把自動駕駛汽車的發展推向前臺,方向盤到底要不要由人掌控?這頭房間裏的大象沒有人願意提及,看起來像是無人關注。實際上,自動駕駛汽車領域發展的過程中,方向盤才是一個關鍵性安全因素,很可能會引發巨大的安全隱患,阻礙自動駕駛汽車的持續發展。

  馬斯克與Waymo社交媒體論戰突顯了自動駕駛汽車的方向盤安全問題

  馬斯克與Waymo都無意中間接地提到了方向盤的問題。Waymo宣佈在美國亞利桑那州首府及最大城市菲尼克斯郊區不用司機展開自動駕駛汽車共享服務,其明顯用意就是把Waymo自動駕駛汽車的駕駛能力向前推進一大步,載人的同時車上卻沒有司機。通常情況下,自動駕駛汽車會有一個後備司機(或稱安全司機)坐在駕駛員座椅上監控AI人工智能系統開車,如果自動駕駛系統癱瘓或遇到無法處理的駕駛情況,後備司機可以及時處理駕駛操作。

  可以說,Waymo的舉措非常大膽,但確實表明了Waymo對自動駕駛系統的自動駕駛能力有充分的信心,這不僅對Waymo,甚至對整個自動駕駛行業而言,都是向前邁出的重要一步。但如果這種巨大的飛躍最終帶來的是自動駕駛汽車發生車禍,涉及受傷甚至死亡的事故,可能引發的社會輿論反響必然強烈,溢出效應不僅會成爲Waymo的黑點,似乎也會使整個自動駕駛領域陷入困境。

  乍一看,自動駕駛汽車關鍵性安全問題是有無後備司機,但這並不是問題的實質。這場馬斯克與Waymo論戰中,方向盤才是最容易被大家忽視,不被注意的問題覈實。爲什麼日常生活中常見的方向盤會帶來不曾被意識到的危險,方向盤是如何在最先進的自動駕駛技術中潛在地阻礙自動駕駛汽車發展?

  零干預論戰

  讓我們從馬斯克和Waymo之間論戰開始。針對Waymo的聲明,馬斯克10月8日發推表示:“Waymo的技術令人印象深刻,但它是一個高度專業化的解決方案。特斯拉的方法則是一種通用的解決方案。最新的版本能夠實現零干預駕駛。我們將在幾周內發佈有限功能的Beta測試版。”

  上述推文可以這麼理解,馬斯克首先聲稱,Waymo開展自動駕駛出行服務始於特定地區,即菲尼克斯,因此被認爲是“高度專業化”的方案。簡而言之,馬斯克一向批評自動駕駛汽車要依靠詳細的區域數字預繪地圖,同時強烈認爲這種地圖是不必要的輔助工具。這裏做個簡單地解釋,有人認爲,如果AI人工智能自動駕駛系統能夠在沒有特別繪製的數字地圖輔助下駕駛,就可以斷言類似於人類駕駛。即一名司機不需要詳細的地圖就可以開車,並且可以很容易地在一個從來沒有去過的地方開好車。反方的觀點則認爲,如果自動駕駛汽車依賴於詳細的預製數字地圖,這意味着AI人工智能將無法在尚未接受這種專業和深度地圖學習的地方完成自動駕駛。

  因此,這些自動駕駛汽車並不是“通用”解決方案,而是依賴於預繪地圖,從而有可能把特定的AI人工智能駕駛系統限制在可以駕駛的地方。反方的觀點則是,這種詳細的數字地圖不可避免地會會普遍存在。還有一種觀點則認爲,與沒有預繪地圖相比,使用預繪地圖駕駛很可能是一種更安全的駕駛方式。此外,自動駕駛汽車有時會通過定義運營設計域(ODD)進行部署,這是L4級自動駕駛汽車的一部分,即製造商已將其確定爲可以在特定域(例如給定的地理邊界)內以及天氣相關的範圍內運營,例如大雪不能運營、只是白天運營等指示。

  但真正的自動駕駛汽車是指AI人工智能完全自動駕駛,駕駛過程中無需任何人輔助。無人駕駛的自動駕駛汽車才被認爲是L4級和L5級,需要司機共同駕駛的自動駕駛汽車通常被認爲是L2級或L3級。共同完成駕駛工作的汽車被稱爲半自動駕駛,通常包含多種稱爲ADAS高級駕駛輔助系統的自動附加套件。

  目前全世界還沒有達到真正的L5級自動駕駛汽車,我們甚至不知道是否有可能會最終實現,也不知道需要多長時間才能實現。類似Waymo之類的向L4級自動駕駛努力發展正通過非常小的選擇性公共道路試驗吸引一些關注,儘管是否允許進行這種測試本身也存在爭議。同時,對於那些仍需要司機的半自動駕駛汽車,重要的是必須提醒公衆不要干擾司機,不論是L2級還是L3級自動駕駛汽車,都不能誤認爲司機的注意力可以離開駕駛工作。值得一提的是,特斯拉及其Autopilot自動駕駛系統以及自稱爲FSD完全自動駕駛套件目前也是L2級,特斯拉司機仍需要全程負責駕駛行爲,但特斯拉的宣傳以及用詞顯然並沒有警示潛在的危險,因而受到了自動駕駛領域人士的嚴厲批評。使用這些功能的司機們往往覺得特斯拉的技術過於強大,認爲ADAS可以比實際做的更多。

  回到馬斯克的推文,他再次自以爲是並大膽地宣稱特斯拉的方法將是一種通用解決方案, 並在駕駛過程中實現“零干預能力”,即不需要司機,無論是後備司機還是安全司機。同一天的另一條推文中,馬斯克還表示:“我們的新系統甚至能夠在從未去過的地方駕駛。”他繼續誇口,對即將推出的“有限功能beta測試版”做出承諾,吃瓜羣衆被吊起了胃口,同時也受到了業內專家的廣泛批評,因爲尚未得到證實,這些言論本質上與幻想無異。

  馬斯克發推後不久,Waymo便回應道:“是的,我們擅長零干預駕駛。看看我們的方向盤標籤。”推文配圖風騷,顯示方向盤輪輻寫着“請不要把手放在方向盤上”,不言自明,Waymo Driver始終控制駕駛。Waymo把AI人工智能自動駕駛系統稱爲Waymo Driver,主營業務並不是自動駕駛汽車本身,而是AI人工智能自動駕駛系統,Waymo Driver最終能夠成功應用於任何合適的自動駕駛汽車。Waymo回應推文明顯反駁了馬斯克的觀點,並不是馬斯克所說的特斯拉才是唯一能夠實現“零干預”駕駛的汽車,而且Waymo還用風騷的配圖說明,它們現在正積極地走在零干預的道路之上。也許Waymo這麼說並沒有意識到方向盤的潛在安全隱患,否則不會用吸人眼球的方式反駁。現在是時候打開潘多拉魔盒,直視問題的核心了。

  難解的方向盤

  毋庸置疑,方向盤非常重要。早期的汽車使用操縱桿控制方向,隨後逐漸讓位於方向盤。方向盤的尺寸故意弄得很大,從而減輕轉輪時的用力。動力轉向隨後出現。現在,方向盤成了一種相對標準化的裝置,使駕駛汽車變得更加簡單。美國聯邦法規對汽車方向盤提供了非常詳細的規範,美國交通部(DOT)和國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是制定和更新聯邦機動車安全標準的重要政府機構,其中包括普通方向盤的相關標準。

  簡而言之,本質上,一輛汽車必有方向盤,同時必須符合相關規定。那麼,問題來了,自動駕駛汽車應該有方向盤嗎?

  極端觀點認爲,一輛真正的自動駕駛汽車不應該有方向盤,也不應該有任何駕駛控制裝置,如油門和剎車踏板,如果自動駕駛汽車裏面有駕駛控制裝置,基本上是告訴乘客可以駕駛汽車。但是L4級和L5級自動駕駛汽車基本假設是AI人工智能負責駕駛。的確,如果自動駕駛汽車問世,美國每年因車禍死亡4萬人、受傷250萬人的數字都會大幅減少,甚至歸零。這不正是因爲自動駕駛汽車不設控制裝置而不允許任何人駕駛嗎?對於那些正在研發自動駕駛技術的人來說,現在是支持AI人工智能駕駛系統應用到沒有方向盤的汽車,還是有方向盤的汽車呢?

  實際上,未來應該會有沒有方向盤的自動駕駛汽車。儘管現行的美國聯邦法規通常禁止沒有方向盤汽車上路行駛,但開發自動駕駛汽車允許例外,可以申請豁免。自動駕駛汽車領域人士多次呼籲,要求修改相關法規,接受並假定汽車不一定非要有方向盤。因此,不必申請豁免,新標準規定汽車可以選擇性地有方向盤,而不是強制必須要有方向盤。

  很明顯,現如今幾乎所有汽車都有方向盤,如果研發AI人工智能駕駛系統,用常規駕駛控制功能的傳統汽車相對更容易,而不是等待緩慢出現的未來自動駕駛汽車。另外,有方向盤的傳統汽車的另一個優點是,可以很容易地使用後備司機。在傳統汽車上只用增加自動駕駛傳感器和其他傳動設備,很容易地保證司機可以駕駛車輛。如果沒有方向盤和其他駕駛控制裝置,一輛真正的自動駕駛汽車就無法使用後備司機,儘管也有新設計可以讓方向盤和踏板在不需要的時候“消失”在視野中,而在有人駕駛時出現。

  如果將AI人工智能自動駕駛技術應用到一輛日常使用有方向盤的傳統汽車上,意味着有可能出現兩人同時駕駛的情況。假設一輛傳統汽車正用於自動駕駛,並且已經增加了自動駕駛技術以及諸如攝像頭、雷達、激光雷達等傳感器,同時駕駛員座椅不能被乘客使用,乘客只能坐在前排乘客座椅或後排座椅。乘客坐在這樣的自動駕駛汽車上,可以目睹方向盤的神奇表演,如果有乘客突然決定使用方向盤,問題就出現了。可能你會說沒有人會做這樣的事情,特別是如果車裏有明確的標誌警告不要觸摸方向盤。當然,每個人都會遵守這一法令,並意識到不遵守這個禁令的嚴重性。

  舉一個例子,足以說明儘管身處自動駕駛汽車,人們仍會選擇使用方向盤。有人坐在自動駕駛汽車卻擔心AI人工智能駕駛方式,有時會認爲自動駕駛汽車即將撞上另一輛汽車,因此此會伸出手轉動方向盤,希望可以避免所認定的即將發生的車禍,而不知道AI人工智能要做什麼操作,也許AI人工智能可以完全意識到需要避免前面的汽車。顯然,如果自動駕駛汽車裏仍然有方向盤,同時可以正常工作並沒有斷開連接,那麼儘管有任何種種建議,但人們仍會嘗試使用方向盤。

  房間裏的大象

  實際上,對於AI人工智能和司機都能駕駛的自動駕駛汽車,在轉向控制命令方面已經出現了對與錯的問題。通常認爲,一旦司機進行轉向操作就會接管控制權。你可能會爭辯說,AI人工智能能檢測不恰當的轉向操作,可以選擇忽略,拒絕把轉向指令傳遞給汽車實現實際的轉向功能,但這並不是那麼容易做到的。

  這才是兩個司機同時陷入困境的癥結所在。除了那些已經使用了省略(或完全隱藏了)方向盤和踏板的專用汽車,自動駕駛領導的幾乎所有人都要面臨着兩個司機的問題,因此,最終的解決方案基本上只認AI人工智能,而排除任何人爲駕駛干預。

  對於方向盤控制權的爭奪將是隱藏在自動駕駛行業中那頭大象,像一隻無形的手,把我們每天在駕駛生活中所使用的平凡無奇的方向盤變成了一個令人頭疼的難題。毫無疑問,一旦出現負面事件並訴諸於法律,汽車製造商、自動駕駛技術公司和自動駕駛車隊運營商,所有這些自動駕駛生態中的各各環節幾乎不可避免身陷法律糾紛。

  所以我們熱切地希望,我們可以避開所有這些大麻煩,避免被那頭大象踐踏。自動駕駛汽車的更多消息,敬請關注後續報道。(來源:Forbes 編譯:黃永芬)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