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kxnyw0144804 維權車主踩到的“智能汽車的痛點”到底是什麼?__新浪網-北美
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維權車主踩到的“智能汽車的痛點”到底是什麼?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1年04月29日 08:04   北京新浪網

  特斯拉女車主維權事件仍然在發酵,輿論已經從最初特斯拉剎車問題延伸至消費者及外界對行車數據討論,如今演變成兩方各執一詞。

  而事件發展至今,其背後折射的是以特斯拉爲代表的智能汽車發展至今暴露出的痛點。我們一直從產業上執着於追求汽車的智能化,但實際上,諸多細節問題卻成爲其向前猛跑的羈絆。

  就如著名節目主持人白巖鬆在《新聞週刊》欄目中提出的:“維權者踩的不僅是特斯拉一輛車,可能已經踩到智能汽車的痛點。”

  整個事件發酵過程中曾引起過兩次廣泛的討論,第一次,是車展現場特斯拉中國區副總裁陶琳傲慢的回應,直接將特斯拉推向輿論中心。

  第二次,迫於輿論壓力,特斯拉向公衆公佈車主事前一分鐘的駕駛數據,並表示已將事發前三十分鐘的數據郵寄給了女車主。

  而數據問題,一直是特斯拉與女車主爭論至今的核心。傳統汽車向智能汽車的變革背後是機械向電子的變革,機械是固定的,而電子則可以無限變化,因此,“軟件定義汽車”成爲如今智能汽車發展的普遍觀點。而支撐“軟件”則是一串串代碼和車輛行駛數據。資料顯示,智能汽車軟件代碼高達千萬甚至上億行。

  這種轉變下,一旦事故發生,數據就變得尤爲關鍵。找到核心數據,就等同於找到了事故的真相。

  也正因此,女車主數次要求,但被特斯拉拒絕。

  特斯拉汽車銷售服務(鄭州)有限公司曾表示,因擔心數據被用來炒作宣傳造成不良影響,拒絕提供相關數據意見。

  業內人士分析,智能網聯車輛涉及到的數據非常複雜,包括外部環境數據、車輛數據和用戶駕駛行爲及隱私數據等,很多車企的技術迭代也是基於數據的積累,一旦公開數據,也會給車企帶來相應的損害。客觀的說,這也可能成爲特斯拉不願意公開數據背後的原因。

  而普遍觀點認爲,消費者既然花了錢,那麼除了車之外的車主數據,也有權瞭解。

  對此,乘聯會祕書崔東樹認爲,無論是智能手機還是智能汽車,數據保留在廠商手中是最爲安全的選擇。女車主希望能夠拿到數據調查真相,但在這方面,需要拿到數據的應該是交管部門而不應該是消費者本人。

  同時也有消費者認爲,普通消費者最關注的是能不能剎住車,在需要原始數據的時候能夠隨時調取,數據應該在主機廠、政府機構以及車主掌握。而一旦車主與這輛車解除了合同關係,售出給下一個人,數據自然被放到了下一個車主身上。

  而關於數據該“歸誰”的討論背後,是智能汽車飛速發展之下,智能汽車數據存儲、分層以及數據公佈沒有明確的流程和標準,如何保障數據信息真實性的同時維護消費者的合法權益體系成爲重要的痛點。

  例如,哪部分該歸車企保證核心機密不被泄露?哪部分該歸用戶保證其合法權益?哪部分該歸兼管部門保證其有效監管?如何保證行車數據不被篡改?這也成爲“數據”問題持續發酵的重要原因。

  而在數據問題上,關於特斯拉的不止這一起。今年3月,特斯拉還曾被指收集數據,監控車主行爲。儘管馬斯克和陶琳本人都對這一問題做出過回應,但數據問題仍然被詬病。

  美國波士頓諮詢集團測算,2035年之前,全球將有1800萬輛汽車擁有部分無人駕駛功能,1200萬成爲完全無人駕駛汽車,而中國將是最大的智能汽車市場。

  這種背景下,智能汽車的數量以及發生在智能汽車上的事故比例只會越來越高,如何保證數據的有效管理和存儲途徑,維護車主的隱私是智能汽車狂奔之下最需要解決的問題之一。

  更直白的說,消費者探討數據歸屬的背後,是希望能夠有類似事件發生時,能不能第一時間解決問題,找到事情真相,保障自身的合法權益。而不是發展到如今這番局面,令人畏懼。

  從目前來看,專業的檢測機構、以及合理的監管體系還並未建立,中國汽車工業協會祕書長王耀表示,針對新能源汽車,2017年國家已建設新能源汽車國家監管平臺,依據《電動汽車遠程服務與管理系統技術規範》(GB/T32960.3)等國家標準,要求車企上傳相關車輛運行數據用於新能源汽車監管和事故原因分析。但當前這部分數據更適用於分析新能源汽車在靜止或充電過程中起火爆炸,以及在碰撞過程中起火爆炸等事故中的原因,其數據類型和數據體量還不足以滿足自動駕駛車輛事故分析的要求。

  受此事影響,中國汽車工業協會正在建議採用基於基於區塊鏈的多中心化數據處理模式,通過多方監管的手段有效維護數據的真實性,便於還原事件的真相。

  關於智能汽車痛點問題,微博上的網友從不同方面表達觀點:

  針對特斯拉維權事件的見解:

  拋開此事,智能汽車的主要痛點依然在產業技術層面,充電問題、自動駕駛技術等都是智能汽車在技術領域繼續解決的痛點:

  此外,比亞迪總經理趙長江和威馬汽車創始人沈暉也表達了相似的觀點:

  就如當初奔馳女車主維權事件一樣,奔馳在事後推出“服務公約”以推進銷售服務水平的提高。特斯拉車主維權事件仍可以看作是一個里程碑式的事件,讓車企、監管甚至車主重新意識到傳統汽車與智能汽車的本質區別,推進監管體系的快速建立,爲消費者提供解決突發事件的有利工具,讓智能汽車產業在技術上猛跑時,沒有羈絆。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